当前位置:西安同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历史历史上有哪些真实事件,却总被人们误以为是假历史的事件呢?
历史上有哪些真实事件,却总被人们误以为是假历史的事件呢?
2022-07-08

写出来确实会让很多人惊掉下巴、三观震碎。包括我自己,也是考证了多次。

王道恩,山东省沂南县葛沟镇王家堰村人,华东野战军八纵二十二师六十四团二营五连六班班长(1948年编为第三野战军26军76师226团)

出生沂蒙山区贫苦农家,13岁进入识字班,并当上村里第一任儿童团长;

15岁担任村里的青救会长和民兵指导员,办起了互助组、担架队;(穷人的孩子早当家)

1945年8月13日入伍,编入八路军鲁中军区特务营二连,任通讯员。(通讯员跑前跑后传达命令,一般都是机灵果敢的角色)

1948年11月7日,淮海战役开打第二天,华野追击黄百韬兵团。

八纵向徐州方向追击敌临沂保安旅,王道恩任八纵二十二师侦察营二连一班班长(侦察营,一班长,狠角色),带7人跑在全纵队最前面,对敌跟踪侦察。

8人一路追到沂河,直至夜间,也未发现敌踪迹。王道恩判断敌不可能渡河这么快,定是隐藏在沿河村落,遂分头寻找。

果然抓住两敌,经审问,为敌临沂保安旅二团,正在休息,准备天亮渡河。

主力天亮前是不可能赶到了,王道恩沿河边搜索,发现敌密密麻麻一大群挤在沟渠内。

8人立刻分头占据有利地形,将敌人“包围”起来,打出两枪,高喊“解放军三个纵队马上到,前有沂河断路,赶快投降”

有敌企图逃跑,被轻机枪扫倒一片。俘虏包括敌团长在内一大群敌人。

随后该团1500人缴械投降,天亮后敌团长发现俘虏他们的只有8个人,羞愤之下投河自尽而亡。

这还不算什么,更离谱的在后面。

1948年12月28日,华东野战军八纵二十二师在蚌埠以北刘集村攻击邱清泉兵团一部,至凌晨两点,敌人大部被歼,阵地多被我占领,但因伤亡过大,攻击中止。

王道恩此时已调任二十二师六十四团二营五连六班班长,其所在二营伤亡殆尽,王道恩率六班的7人为预备队。

敌企图突围,王道恩决定率7人发起攻击。(八纵是华野6个攻坚能力最强的主力纵队之一)

7人加入战场,分两组趁夜色摸入村子,发现敌炮兵阵地,先两个点射,击毙敌受伤军官,高喊“谁动打死谁”,敌不清楚来了多少解放军。7人俘敌一百。

迅速处理完俘虏后,趁敌反击时,王道恩7人反而直扑敌核心工事(环形战壕),共甩出近百枚手榴弹(拿筐装的),炸的战壕内敌人直呼投降,7人用刺刀一扒拉数数,再俘敌一百。

7人兴奋至极,向村子西北角敌人最后的阵地——子母堡群开始攻击。

此时一个战士喊了一声“班长他们在这里!”

王道恩顺手指方向一看,子母堡前空地上,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尸体,是昨天夜里突击队六连,从连长到战士全部倒在空地上。

这时他才知道昨天夜里上去的连队没有一个下来,是怎么回事。

王道恩先问其他几个战士,有没有胆子发动反击。

大家都说这回死就死了,兴许能把阵地夺回来。

王道恩提议“敌人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,干脆打就打那个大的”,

自己带的+战场收集的,连筐都装满,7人集中手榴弹攻击大母堡,硬是又用近百枚手榴弹把子母堡前的防线炸开,

趁烟雾爬上大母堡顶部,一起塞手榴弹,直接瘫痪了敌指挥所。

至天亮,刘集村被全部占领。

7人毙伤敌人270人,俘虏600多人,缴获轻重机枪39挺,步枪700多支,迫击炮9门。

7人无一人伤亡。

1949年,第三野战军给王道恩记二级战斗模范称号,26军给他记一等功一次。

2009年接受记者采访时,回忆自己有八次死亡瞬间——

第一次:

遇到敌人的4架飞机侦察扫射,炸弹在他身边爆炸,他的一个耳朵被震聋,一只眼睛视力受损,几乎看不见东西了;

第二次:

夜里趴在地上和一个班长交待工作,两个人对着头上着子弹小声说着,那位班长突然不说话了,原来该班长已经牺牲了,自己幸免于难;

第三次:

在朝鲜遇美军扔下磷火弹,帽子起火,用手一摸,手上、脸上都着了火,跑到山沟把头扎进水里也没有用,后来抓起泥巴糊住脸还着火。第二天,脸皮都卷了起来,住了40多天医院还不好;

第四次:

枪榴弹没打出去,在枪头上爆炸了,离他不到两米,幸亏它是往上炸才没有伤到自己。

另4次死里逃生就是在前文写到的淮海战役的刘集战斗中,除了敌连长朝他开火、避弹孔里的敌人打穿了他的帽子、攻打子母堡的三次历险外,

还有一次是敌人的手榴弹扔到他跟前,他刚想捡起来扔出去,突然想到手榴弹飞来的距离,心想再捡起来扔出去已经来不及了,就赶紧趴下,结果手榴弹就在他原来脚站着的地方爆炸了。

历任连长、副营长、营长,立三等功7次、二等功1次、一等功1次,二级战斗模范1次。

1956年,转业回乡,在烟台工作。

2006年,和妻子度过金婚纪念日。

以上,共勉!